韩国伦理电影

永益小说网
你现在的位置:美女AV > 我的书架 > 中国农村一道靓丽的文化景观

中国农村一道靓丽的文化景观

时间: 2020-03-03 00:37:56
展示1300年前中国科举文化的科举匾额博物馆、收藏徽派建筑的有璟阁博物馆、可将人们带进农村特殊时代的人民公社博物馆、可博览各种乐器的艺苑楼乐器博物馆、收藏着各种各样暧炉的暧炉博物馆……  如果不是在高碑店村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一个村竟然会有如此之多的富有个性的博物馆。这对于文化设施相对薄弱的中国农村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文化奇观。  坐落在京杭古运河的顶端——通惠河畔的北京朝阳区高碑店村,距天安门广场仅8公里。为欣赏中国农村的这道文化奇观,记者走进了这个距首都心脏最近的古村高碑店。  见证中国千年科举史  北京,作为800年的帝王之都,是古代科举考试的大考场,推行科举制度的重要平台。在这段历史长河中,最高等级的科举考试:会试、殿试基本在北京举行。据了解,此间在北京考出了约250名状元,近5万名进士。但遗憾的是,在有着浓厚科举文化的北京城,除了可以看到孔庙中元明清进士题名碑之外,其他有关科举的遗迹寥寥无几。北京高碑店村创建的科举匾额博物馆,为人们了解古代科举文化、全面解读国学打开了一扇窗口。  中国科举制度起始于隋代初年,是中国在世界上率先采用的一种选拔人才的考试方法,曾经选拔出10万多名“进士”和百万余名“举人”。清初,科举制传到了西方,形成了现在的西方文官考试制度。被称为对世界人类进程有巨大影响的中国第五大发明的科举制度,于1904年7月最后一名状元发榜后,历经1300多年的中华民族特有的这段文化画上了句号。  倘若时光可以倒流,我们可以看到1904年的7月北京城内,殿试发榜和状元跨马游街的热闹场景。然而,即使像现在一样有先进的摄像技术能够将当时的场面制成光盘保存,这也只能是中国科举制度的最后一个镜头。而科举匾额博物馆则以丰富的展品和翔实的史料,给国内外观众较全面地了解这段历史文化创造了良好条件。  踏进科举匾额博物馆的大门,东侧是1904年7月最后一届科举考试的“榜单”。在“金榜题名”的醒目大字下,上榜的300多名状元、进士、举人依次排列。可以想像,当年在这决定考生前途命运的榜单下,发榜时会有多少人头在此攒动,有多少热血在这里沸腾。  据姚馆长介绍,历年的“大金榜”发榜都在北京的东安门和西安门,即现在的东长安街和西长安街。“文东武西”张榜三天,文榜在东面发榜,武榜在西面发榜,日久天长北京也就形成了“崇文”和“宣武”两地名。在此展示的中国最后一届的金榜题名,名单是真名仿写的,原榜真品现存国家第一历史档案馆。  在博物馆的西侧,则是按照北京贡院1比1比例复制的古代会试考场。在被称作“号舍”的格子间里,除了三面墙壁,就是内侧一块作为床铺、外侧一块作为桌子的木板,外加一条窄窄的木凳。而一场三天、三场九天的“会试”,吃住答卷都在里面了。在这般简陋且隔离措施又如此严密的考场,在没有高科技手段的古代,要作弊可不是容易的事。  “绍兴为什么盛产师爷?原因就是浙江文风盛行,人才辈出,但众多有才之士却受到了科举录取名额分配的限制,造成人才过剩。饱读诗书,有水平、有才学者只好自寻出路当‘师爷\\’,所以也就有了‘无绍不成衙\\’之说。”从姚馆长的解说中,让人找到了“绍兴师爷”产生的渊源。  据了解,科举匾额博物馆总面积约3000平方米,收藏有近600方明清科举匾额,其中有13名榜眼和12名探花题写的匾额。而明清状元题写的匾额最多,达40余方,年代最久的状元匾额为明永乐16年,距今已近600年。收藏石刻匾额近50方,从数量而言,在国内尚属首家。  穿过正门精美的明代文武状元的浮雕牌楼,一座雕琢祥云瑞兽的元代汉白玉石雕牌坊展现在眼前。姚馆长说,这座雕刻着“科举门”三字的牌坊,是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这件于2006年在河北涿州(古代顺天府)发现的宝物,其珍贵之处不仅仅是因其年代久远,还在于以雕刻工艺命名为“科举门”的牌坊极为罕见,目前,在世界范围就发现这样一件。  在馆长姚远利眼里,科举匾额是中国千年的科举制度和科举文化的见证,将馆中匾额的文字整理集纳,可以构成一部国史、地方史、家史和古代仕途的奋斗史。  刘春霖是中国科举史上的最后一名状元,在状元桂冠已失去制度支撑及清末民初的社会大动荡中,“末代状元”刘春霖的人生也坠入了风雨飘摇之中。而作为旧中国的高级知识分子,这位“末代状元”则能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之下以一身傲骨保持了晚节。有史为证,“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占领北平,有人视刘春霖的名望,企图动员他进伪政权任高官,结果遭他严词拒绝。  在北京科举匾额博物馆,就收藏有反映“末代状元”人生志向、且由他亲笔所题的《对酒当歌》、《酒仙中》两款匾额。据悉,不久前,有刘春霖老家河北肃宁人士上门以高价索求,欲以“末代状元”之匾彰显当地文化底蕴。可馆长姚远利深知“末代状元”所题匾额不是用金钱可以买卖的,只得婉言谢绝。  融文化与风景于一体  民居、宗祠、牌坊,马头墙、小青瓦、斗拱飞檐的徽派建筑,被一个巨大的立体玻璃罩罩在其中,出现在眼前的有璟阁博物馆宛若雾海瀛洲之中的海市蜃楼。  占地3000平方米的有璟阁博物馆坐落在高碑店村村东的华夏民俗文化园一侧。这座以展示徽派建筑文化为主要内容的博物馆,其间的民居、宗祠是从安徽迁移过来的具有450年历史的徽派建筑。  据这座建筑物的主人安徽商人汪政清介绍:当年,这两幢房子的主人是一位二品官员。可惜,等汪政清发现时,年久失修的老宅已经倒塌,主梁、门窗等重要构件都已严重破损、折断,一些古家具都被埋在了土中。不少人都认为这些黑乎乎的木头只能当柴烧,但作为对古代建筑艺术有着偏爱的汪政清还是从房主手中买下了所有的材料,并千里迢迢地运到了北京。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正当房屋在做复原整修之际,让来北京旅游观光的国际知名建筑设计师MicheleSaee碰上了。对中国古建筑特别是徽派建筑文化有着浓厚兴趣的MicheleSaee,主动向建筑物的主人汪政清请求,要为“有璟阁”提供免费设计,而他开价的设计费仅仅是博物馆建成后让他免费使用一年。  按照MicheleSaee的设计建造的有璟阁博物馆,以还原安徽老宅的本来面貌为主旨,内部的主体结构完全采用徽派建筑的工艺,大到房梁,小到窗户,都根据徽宅结构的要求。对一些已经损坏无法使用的材料,均从全国各地找来年代相仿的木头作为替代物。  修复完工后的这座明清徽派建筑,分为民居、宗祠、牌坊三大部分,其上下两层的整个建筑,以巨型的玻璃罩作为防护层和外观装饰。这种内土外洋的设计,使徽派传统建筑的大木结构和欧式现代艺术风格的内外装修完美结合,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感。  品味中国农村“大锅饭”  人民公社博物馆坐落在高碑店村北漕运码头边上,在装饰一新的古建院落里,两排房屋被隔成了一个个小展厅,农用工具厅、生活用具厅、农民家居厅有序排列。石碾、石磨,双铧犁,布票、照片、大马车,还有“人民公社好!”的标语,呼唤着一代人的记忆。  踏进人民公社博物馆,就像坠进了“时光隧道”,特别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中老年参观者,会有一种时光倒流之感,眼前的展品,仿佛让人又回到了那个难以忘怀的时代。这个占地2000余平方米的博物馆,展出有各类展品110件、图片137张。  在集中展示人民公社时期做饭用具的展厅里,平架在地面的两口大铁锅,其“个”之大,现在三口之家的城市居民恐怕难以想像。一位70多岁的村民指着大锅回忆说,那个时候,我们村有三个大食堂,还有比这两只还要大的锅,一锅能蒸两袋面的馒头。烧饭的师傅站在锅台上用大铁锨炒菜。  在人民公社博物馆最动人的“典故”,是以“金豆”选出的18岁“大姑娘乡长”。陪同记者参观的村宣传办主任刘新指着墙上的两张照片介绍说:右边照片中年轻的姑娘就是当年的乡长,而左边这张,是已经“卸任”乡长约半个世纪的沈玉珍老人。这段“典故”说的是1955年那年,大黄庄农业合作社要选乡长,选举采用的是当地农村祖辈延续下来的投“金豆”办法。选举时每个候选人身后都放一只碗,选民把“金豆”即黄豆投到自己看好的候选人碗中。当年18岁的高碑店村民沈玉珍虽然年轻,但她的为人处事和劳动中的突出表现赢得了村民的信任,获得了最多的“金豆”,成为大黄庄乡第一任乡长。据刘新主任说,这位年事已高的乡长如今身体健康,仍居住在高碑店村。  在人民公社博物馆展出的展品中,由周总理亲笔签发的一张国务院奖状格外引人注目,可以说这是见证人民公社历史的宝贵物证。  据文字记载:1958年9月,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化的“合乡并社”,北京朝阳区组建了朝阳、红光、和平、幸福4个人民公社。原包含高碑店、南磨房、八里庄等村庄在内的“幸福农业社”改组成“幸福人民公社”。同年12月,幸福人民公社被评为全国农业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并颁发了由周恩来总理亲笔签发的国务院奖状。这张历经半个世纪风雨的奖状,在“1958年12月31日”上方的周恩来总理的亲笔签字依然清晰如初。  参观人民公社博物馆,除了可以“耳闻目睹”,还可以通过亲自动手感受那段令人难以想像的历史。这里的不少展品是采用功能化设计的,如摆放在院子里的碾子和石磨,它们不仅是来自人民公社时期的展品,还是可以加工农产品的工具。游客可以用碾子碾玉米面熬粥,用石磨磨豆子煮豆浆,亲自品味人民公社时期的生活。因此,小小的博物馆,除了国内中老年游客怀旧之地,更是来京观光的外国客人了解近代中国历史的一本好“书”。